<meter id="i8iak"><delect id="i8iak"></delect></meter>

    您好,歡迎來到板報網! 今天是:
    當前位置:首頁專題頻道建軍節視頻點播

    科技博覽八一特別節目:智勝之—高炮追“機”(上集)

    圖片作者:佚名 發布時間:2010-07-03 精彩評論:0 共有圖片:0P

        1951年6月的朝鮮戰場進入了陣地戰時期,美國憑借空中優勢,對我軍陣地、交通要道、鐵道橋梁狂轟濫炸,他們企圖通過“絞殺戰”切斷中國人民志愿軍(改為中國人民志愿軍,下同)的后勤補給,削弱中國人民志愿軍的作戰能力和作戰意志,猖狂至極,造成了我方很大傷亡。所謂絞殺戰,就是對橋梁、鐵路、隧道口、公路、鐵路的交叉點,凡是難以修復的,破壞以后很長時間鐵道兵不能很快恢復的地段,進行破壞,這樣的絞殺戰能有效的延誤運往前線物資的時間,使得前線的戰士們人無糧,炮無彈。同年8月,我空軍、高炮部隊相繼入朝,開始了反“絞殺戰”斗爭。

        清川江大橋是志愿軍后勤補給及武器運輸的必經之地。為了保護這個咽喉要道,1952年4月11日,高射炮511團入朝參戰。就在二十天后的五月一日,對于511團的所有將士而言,戰火的洗禮開始了。

        清晨五點,太陽剛剛升起,并不炙熱的陽光照在人的身上感覺很舒服。陽光下,志愿軍高射炮511團作戰參謀彭仕揚跟隨團長到陣地最前方的五連檢查戰備工作。他們剛剛走上陣地,詢問高炮的部署情況,突然間天空中傳來了飛機巨大的轟鳴聲。

        敵人的來襲打破了陣地上的平靜,團首長立即決定,將全團9個炮連全部36門高炮傾巢調出,投入戰備。五月一號本是勞動節,可戰士們沒有想到,這場“勞動”來的卻是那么的突然。

        此時,敵機已經進入最前方的五連陣地,在此巡查的彭士洋,立即組織戰士們進攻反擊。而位于陣地最遠端的八連的戰士,隨著飛機的漸漸臨近,心跳也在逐漸的加快,他們堅守在自己的炮位上,等待指揮員一排排長韓玉恒開炮的號令。

        當時八連使用的就是這種蘇式單管37高射炮,由于是團里裝備射程最短的高炮,所以戰士們都稱它為“37小高炮”。

        在那個時代,單37(小高炮)要8個炮手。一炮手是方向瞄準手,二炮手是高低瞄準手,他還另外有一個任務,就是發射手,三炮手是距離裝定手,他必須根據測遠機,不斷地報出敵人的距離,四炮手是航速裝定手,他這個方向砣要跟飛機平行,五炮手就是裝填手,六七炮手主要就是運輸,彈藥檢查運輸擦洗,這個都是由八炮手完成的,

        此時,八連的4門炮也開始噴發著憤怒的火舌,每個炮手都表情凝重、神經緊蹦,這是他們第一次操縱高炮進行實戰,大家都不敢有絲毫松懈,如果一個人操作稍有偏差,就會使整門炮錯過最佳的打擊時機。然而幾分鐘后,指揮員韓玉恒,卻漸漸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。對空作戰,高炮射程有限,面對肆虐敵機,還是無可奈何。

        為了確保絞殺戰的成功,美軍作戰飛機達1400架,還把剛剛問世不久的F86戰斗機派到了朝鮮戰場,除此之外還有 F84、F80、B-29等多種戰斗機,它們的實用升限都能達到一萬米以上。而八連使用的蘇式37毫米高射炮,最大射高只有6000米。

        看著遠處的那些飛機,戰士們對自己手中的儀器無論做何調整,都無濟于事。即使偶爾飛機進入了射程,由于自己的慌亂,也錯過了一些機會。此時,韓玉恒忽然意識到,我們與敵人的差距,不只是在武器裝備方面,在人員素質及戰斗經驗上都有著很大的不足。美國空軍的老飛行員,都是大學畢業,并且都有實戰經驗,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當中都經過幾百次的戰斗。

        參加反絞殺戰的高炮兵大部分都是步兵出身,勇猛與頑強有余,但冷靜與敏銳不足,而高射炮恰恰需要戰士在冷靜中敏銳地尋找戰機。短期的培訓并不能使他們的作戰意識發生變化,所以對于敵人的老練,戰士們就顯得有些初出茅廬了。

        此時,敵機就在不遠處的上空盤旋,如何才能把敵人引誘到自己的陣地上空呢?八連用炮轟炸打敵機,炮彈雖然在敵機下面爆炸,但對它造成一種危險,預想不到的是這樣暴露我軍陣地的目標,反而把敵人引進射程之內。在八連炮火的威逼下,敵人的戰斗隊形被打亂了,有的飛機誤打誤撞的進入了其他連隊的火力范圍,被擊中、擊傷,為整個團完成戰斗任務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        上午10點,就在敵人發動第三次進攻時,其中一個梯隊的敵機突然降低了高度,徑直向八連陣地飛了過來。敵機的炸彈就象雨點般突然傾瀉下來,頓時把整個八連陣地炸的彈坑密布,煙云籠罩。

        一架架飛機從戰士頭頂呼嘯而過,這些曾經只有在訓練教材中出現過的先進武器,今天第一次真實的出現在了眼前,它們不再是漂亮的圖片,而是致命的兇器。敵人不斷的俯沖掃射,戰士們毫無畏懼,開炮還擊。韓玉恒在他的指揮位置上已經堅守了6個小時,就在這時,一顆炸彈突然落在了他和一門炮的中間,頓時人、炮全都不見了蹤影。

        幾分鐘后敵機飛走,韓玉恒才被戰友們救了出來。他顧不上身上的傷痛,抓起指揮旗,再次回到指揮陣地上。

        剛才的一炸,把八連一門炮退彈殼的鉤子炸壞了。37小高炮本該五發炮彈連續射擊,可現在彈殼退不出來,導致了后面幾發炮彈無法射出。這對于只有四門炮的八連來說,無疑是雪上加霜。利用戰斗間隙,一個叫車文光的炮手利用被擊落敵機上的零件修理之后,再給我軍的炮栓上,炮竟被修好了。在接下來的戰斗中,它與八連的其他三門炮并肩作戰,一直堅守到了戰斗結束。在這一天,美軍出動飛機380余架次,戰士們持續作戰12小時,擊落敵機2架,擊傷7駕

        5月1號,那場大仗打完以后,曾經90多天敵人再不來轟炸清川江了。這次戰斗是511團在朝鮮作戰時間最長、規模最大的一次。戰士們雖然靠勇氣和臨場發揮給與了敵人一定的打擊,但這并非長久之計。戰后,敵人又把目標轉移到了鐵路線,彭士揚、韓玉恒和所有將士必須再次開啟自己的智慧,想出新的打法,在40公里長的鐵路線上與敵人周旋,智勝的秘訣在哪里?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。

    更多精彩作品,請移步 建軍節 專題。
    別的同學正在看:
    我來說兩句:(0人參與)
    精彩評論:(0條)更多精彩評論
    功夫四川麻将